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732.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尘心未消
发怒的林重到底有多恐怖,曾经作为敌人的谢旭再清楚不过。

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直面林重的怒火。

因为那样做的后果只有一个,就是死。

“请您放心,现在我只想做过好人,偿还以前犯下的罪孽。”

谢旭拍着胸脯,连连保证自己一定会改邪归正。

“做个好人......”

林重嘴角抽了抽,对谢旭的赌咒发誓半点不信。

连谢旭本人也觉得自己有点虚伪,轻咳一声,赶紧转移话题:“阁下,请问您是否还有其他吩咐?”

林重思索片刻,淡淡提醒道:“调查的时候,尽量保持低调和隐秘,如果行踪泄露,立即放弃任务,我不想打草惊蛇,引起众神会的警惕。”

“众神会强者如云,除深不可测的神皇以外,还有丹劲层次的三大神主,注意自身安全,不要白白牺牲了性命。”

“是,属下明白了。”

谢旭肃然回应:“请您放心,若论打探消息,潜伏暗杀,这世界上,还没有什么组织比得过百鬼门,我保证不会泄露行踪,并完成您交代的任务!”

结束通话后,林重随手收起手机,迈步向别墅走去。

此刻时辰尚早,七点钟不到,除林重和雪乃以外,庄园里的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之中。

雪乃亦步亦趋地跟在林重屁股后面,小手时而抬起,时而放下,甜美可爱的小脸上布满纠结之色。

林重察觉到雪乃的小动作,不禁莞尔一笑,伸出右手:“来吧。”

雪乃小脸一红,有点害羞,却还是鼓起勇气,轻轻握住林重的手掌,大眼睛里焕发出明亮的神采。

林重拉着雪乃的小手,特意放缓脚步,慢慢往前走着。

雪乃很喜欢这种与主人单独相处的感觉,连步伐也变得轻快活泼起来,欢喜雀跃之情溢于言表。

林重其实对雪乃相当愧疚,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这段时间他都有些冷落了对方,哪怕不是故意的。

虽然小女仆嘴上不说,但心里肯定难免失落吧。

沉默了大约七八秒钟,林重主动开口问道:“雪乃,你想不想回家?”

“回家?”

雪乃眨了眨眼睛,疑惑道:“有主人的地方,就是雪乃的家呀。”

林重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想不想回扶桑?”

“不想。”

雪乃果断摇头,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:“我只想陪在主人身边,一直,永远!”

似乎生怕被林重抛弃,她在话尾专门加了两个强调词。

林重既感动又好笑,忍不住捏了捏小女仆粉嫩光滑的脸颊:“别胡思乱想,我又不是要赶你走,如果你想念家乡,等有时间我陪你回去一趟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雪乃惊喜地瞪大眼睛。

林重点头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雪乃登时大喜过望,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靥,一头扑进林重怀里,紧紧抱住他的腰:“主人最好了!”

林重猝不及防,被雪乃撞了个趔趄。

“抱歉,委屈你了。”林重后退半步,重新站稳身体,在小女仆耳边柔声道。

“一点也不委屈。”

雪乃扬起头,大眼睛闪闪发光,瞳孔内倒映着林重的面容,眼神充满崇敬和孺慕:“雪乃很幸福!”

林重不再说话,只是抚摸着小女仆的脑袋,眼中浮现思索的神情。

他能感觉到,自己与雪乃的羁绊,又变得更紧密了一些。

入世,是出世的修行。

但如果连入世都没搞明白,又谈何出世呢?

杜怀真在人间游历百余年,见惯各种恩怨情仇,饱经世事风霜,方才功德圆满,产生出世之心。

他又何急着做决定?

活在当下便是,未来且交给命运。

******

吃过早餐,苏妙便在孟姨的陪伴下离开南郊庄园。

她是苏岳钦定的下任家主,既要负责银河军工集团的各项工作,又要处理苏家内部的各种纠纷,平时忙得很。

在离开的时候,苏妙还顺便带走了雪乃,说要培养雪乃独当一面的能力。

随着林重的地位日渐提高,雪乃这位贴身女仆,光会侍候他的饮食起居已经不够,还要帮他处理日常杂务。

雪乃年纪尚小,刚满十六岁,虽然能熟练运用炎黄语,但仅限于口头表达,工作能力仍然十分欠缺。

跟在苏妙身边学习,毫无疑问是最佳选择。

在庄园内住了一晚的冯南也决定和苏妙一起走,作为军方与林重的联络人,她有很多事情要向上级汇报。

按照军方与林重的协议,成为武盟之主后,林重就得到了自由。

林重留在部队的一切资料,都必须清除干净,不能留下任何漏洞。

作为北斗的队长以及林重的挚友,那种事由冯南去做最合适。

苏妙和冯南前脚才刚离开,陈青后脚也向林重请假,说要去找父亲和哥哥。

林重当然无有不允。

“就剩我们俩啦。”

卢茵坐在沙发上,惬意地伸了个懒腰,展露出曼妙火辣的身体曲线,美眸秋波流转:“林小弟,今天我们干啥呢?”

林重不动声色道:“茵姐,昨天我拜托你的事,难道你忘了吗?”

“姐姐怎么可能会忘。”

卢茵嘻嘻一笑,忽然手足并用,沿着沙发爬到林重身旁:“不过,既然拜托姐姐帮忙,你总得给姐姐一点好处吧?”

见卢茵居然跟自己讨价还价,林重不由大感无语: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”

卢茵舔了舔红润的樱唇,一只手搭在林重大腿上,眼神又妖娆又妩媚,让人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:“你说呢?”

面对卢茵明目张胆的勾引,林重毫不客气地双臂一环,搂住她柔韧有力的纤腰,然后低头吻住她的双唇。

卢茵嘤咛一声,整个人都瘫倒在林重怀里。

时间流逝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紧贴在一起的两人才终于分开。

卢茵的胸脯剧烈起伏,两条玉臂抱着林重的脖颈,美眸中充满浓情蜜意,嗔怪道:“你这个小坏蛋,姐姐都快闷死了。”

林重没有吭声,只是注视着卢茵美丽的俏脸,静静地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。

  

  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