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114章我是人证
夏天与戈乾在密林之中急速奔袭。

他们的速度很快,宛如浮光掠影一般,不断改变方向,留下一窜窜残影。

直至前方出现了一层浅雾时,速度才放慢下来。

“跟紧我。”

戈乾面色凝重说了一句,继续迈步,走的小心翼翼。

夏天主意道,前方的一层层浅雾,就徘徊在一定范围。

哪怕有风吹拂,却也如涟漪一般轻轻翻涌和游荡,仍然不会扩散出去。

就像是有一层无形的透明墙壁,挡在了前方。

只是他跟随戈乾进入浅雾时,并未察觉到任何一丝异样。

而且随着前行,雾气越来越浓郁。

到了最后,可视度不足一米远。

夏天尝试着祭出精神力,骇然发现,精神力也失效了。

根本无法查探四周环境。

但是当他运转呼吸法的时候,发现自己能够摄取。

而且速度飞快替换着内息。

“这是元气?”

他主动打破了沉默,“竟然这么浓郁,都化为实质了?”

“对,是元气。”

戈乾显然了解的更多,“据说在上古时代,整个地球上都有这种元气,但是和空气中的其他气体一样,看不见,摸不着,是稳定此界的一种基础物质,而像这么浓郁的元气之地,通常都被称之为洞天福地。”

夏天点了点头,话锋一转,“我感觉你变了许多。”

闻言。

戈乾一怔,继而勾起几许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“很惊讶我会站在你母亲这一边?

认为以我极度自私的性格,定然会谋求更大的利益?”

夏天沉默不语……这也是一种回答。

“呵。”

戈乾自嘲一笑,“如果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世界,每一天都在破碎……你或许就不会那么想了。”

夏天心下一动,“当时是怎样一种情形?”

“长生之路中,我记得带你看过。”

戈乾声音平静,听不出任何情绪,“山河破碎,世界末日,绝望黑暗混乱。”

他脸上的自嘲之色更甚,只是被浓雾遮挡,“我一直认为我活的无意义,只是最近才知道,当年鬼谷子为何不杀我。”

夏天一怔,跟随着迈步,同时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是人证!”

夏天当即愕然,不明所以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就如同法庭宣判一个人有罪,需要人证物证。”

戈乾嗤笑一声,“要证明小世界的存在,证明小世界里面有人类生存过,证明小世界已经破碎了……这些都要证明。”

“证明给谁看?”

“呵。”

戈乾轻笑一声,声音很短。

但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

旋即,他轻轻吐出一句话。

“当然是证明给你母亲看,她就相当于法官。”

“我母亲?”

夏天眉头皱起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用那个人的话来说,你母亲是天生的剑体。”

夏天依旧无法彻底理解。

“天生剑体就是,这个人生来就适合练剑,而且从小就醉心于剑,练剑一日千里,与人比拼时,也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,任你什么招式技巧,什么异能神通,我自一剑斩之,这种剑体,据说千年难出一人……当然,以上的话都是那人神神叨叨说的。”

那个人!夏天心下一凛,再次生出了诸多好奇。

自夏九幽口中得知‘那个人’的存在后,他一早就想见一见对方。

“呼”就在他思绪间,前方浓郁的雾气剧烈翻涌起来。

戈乾当即止住身形。

夏天则张大了眼睛。

这是一副让人吃惊的画面。

翻涌的浓雾像是浪涛一般,一重接着一重,无声无息,铺天盖地。

根本无法用肉眼看透其内本质。

“嗡”似是荡起一道涟漪,奇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浓雾仿佛被人操控一般,向着两侧荡去。

就像是探进去一双巨手。

浓雾分离开来。

形成了一条宽约两米的通道。

“走吧。”

戈乾当即迈步。

夏天犹豫一下,迈步跟随。

他注意到,地面上竟然不是泥土草木碎屑。

而是铺就着一种古老的青石,上面甚至反射着打磨过的光泽……当然不是真正的打磨。

更像是在很久很久之前,这里曾繁华热闹,许多人都过的道路。

思绪间,戈乾传来声音,“加快速度。”

嗖。

他接连窜动和闪纵,如同幻灭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。

夏天自然也不慢,虎豹雷音急速之下,看似一步踏出,实际上已经到了三十米开外。

但就是这种速度,中间无障碍,两人也足足奔袭了两个多小时。

他们停下时,前方已经没有了浓雾。

然而夏天一刹那间屏住了呼吸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就在前方数百米,一座无比恢宏巨大的古老祭坛出现在视野中。

那通体乌黑的柱体,厚重而又凝实,足有上百米高,巍峨犹如一座高楼大厦。

祭坛之上,立着一根根几个人都合围不过来的石柱,更显得威严迫人。

整个祭坛呈暗红色。

怎么看都像是以无尽鲜血浸染过一样,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向着其黑色转化。

夏天被深深的震撼了。

他目光转动,很快注意到,祭坛脚下,立着一道身着宽松黑衣的女子。

正是夏九幽。

她自然也看到了夏天,远远的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

“走,过去。”

戈乾的神色之间身为复杂。

哪怕这是他第三次见到眼前的祭坛,仍然无法掩饰激动和畏惧的情绪。

甚至声音都略微带着一丝颤抖。

夏天也深深呼出一口气,当即迈步。

数百米的距离,很快就到。

但是随着接近,越发突显出了祭坛的巍峨与肃穆。

到了近前后,夏九幽没有废话,伸手拍了拍夏天的肩膀,又揉了揉他的脑袋,目光之中透着长辈的温柔。

“你不是要见他吗,上去吧,他就在上面。”

夏天微微一愣,“只有我?

您不上去。”

“我不上去了,见到他后,你有什么想问的,尽可去问。

去吧。”

夏九幽轻笑着,再次拍了拍夏天的肩膀,“放心吧,没有危险。”

“好。”

夏天本就是果断之人,当即便顺着暗红色的台阶向上走去。

望着他的背影,夏九幽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。

戈乾走至她近前,轻声道,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死之前,他不会死,但是,我还是很怀疑,会成功吗。”

夏九幽收敛笑容,清清冷冷道,“我们都在赌,不是么,如果赌输了,世界破碎,所有人都要死,你不过是早死几年;反之,若赌赢了,你的收获也很大。”

戈乾沉默不语,眼中闪现疯狂之色。

另一边,夏天沿着充满岁月的古老台阶一步步走向祭坛。

百米高的距离,对于他而言并不算吃力。

刻意加快速度之下,很快来到祭坛上面。

他快速打量四周环境。

然后再次愣住了。

祭坛很大,直径至少有数百米……夏天之所以怔然,乃是这上面的布局,就如同当初在清醒梦之中,踏上那座在小幽城的传送阵。

简直一模一样。

无论是地面上,还是四周林立着的一根根石柱上,全都镶嵌着密密麻麻不知名的晶石。

唯一不同之处,这些晶石并未被点亮,而且上面还残留着暗红色的污垢。

而在最中央有一个石台,仿似历经无尽岁月,上面以一种玄而又玄的简略线条,雕刻着日月星辰,山川河海,似乎在预示着什么。

夏天刚想走进观察,只是刚迈出一步,戛然而止。

他猛地抬头望去。

百米开外,一根古老石柱旁边,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。

他披着黑色大氅,并无风,却是猎猎作响,齐腰的长发遮蔽了他的面孔,但是有两点刺目的青光透射而出。

不是形容词。

真的是青光,化作了实质。

冷冷凝视着夏天。

  

  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