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80章老臣今犹在
玄黄仙朝。

早些年在太玄星系的众多仙朝当中,玄黄仙朝绝对算得上是极为强大的存在。

当年冷御天分身没有脱离控制,他自己亲自执掌玄黄仙朝时,玄黄仙朝在太玄星系诸多仙朝当中的排名,就已经进入前十之列。

这些年冷御天的分身已经修成九星中位神的境界,并且还是太玄众神殿的主教首席。

按理来说玄黄仙朝在太玄星系当中的排名,应该水涨船高才对。

可实情并非如此。

现如今的玄黄仙朝,在太玄星系所有仙朝当中,综合国力的排名只派第十九位。

究其原因,无外乎三个方面。

一、冷御天的分身不过问朝政,终日闭关修炼,想要早点儿修成上位神的境界,彻底摆脱被本体收回控制权的可能。

一国之君不管朝政,国内自然贪腐横行。

所有的仙朝官员几乎是竭尽一切可能,能贪就贪。

二、武将势大,文官势弱,导致玄黄仙朝律法混乱,政令无法推行,并且还经常出现朝令夕改,政令相互矛盾的情况。

要知道当年协助冷御天分身发动政变的,是“日”和“月”两名掌兵大元帅。

和星帅的名字就叫“星”不同,日帅和月帅都有自己的名字。

二人分别叫白极昼和夜月孤。

政变成功以后,冷御天的分身终日闭关修炼,朝政大权自然就落入了白极昼和夜月孤两名掌兵大元帅手中。

两人竭力打压文官势力集团,在玄黄仙朝各地培植自己的亲信,大肆搜刮各种修炼资源。

前期白极昼和夜月孤还相安无事,但是随着各种资源被二人的亲信搜刮得差不多以后,双方开始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各种矛盾和摩擦。

最终白极昼和夜月孤开始旗帜分明地对立起来。

整个玄黄仙朝的势力集团,现在不是“日”派就是“月”派。

两派都掌握着颁布政令的权力,所以政令混乱,相互矛盾也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。

三、人才流失。

有了第一点和第二点缘由,这第三点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结果。

玄黄仙朝的政局如此混乱,但凡是修炼有成的人,或者是底蕴深厚的宗门、家族势力,为了避免被玄黄仙朝的官员巧取豪夺,全都纷纷寻找门路,离开了玄黄仙朝。

目前玄黄仙朝青黄不接,部队纪律松散,战斗力低下。

玄黄仙朝的综合国力至今还能排在第十九位,靠的全是冷御天当年留下来的底子。

冷御天当年在各大秘境搏杀,最终为玄黄仙朝带回了三大矿产。

一是洛天秘银矿,这条矿脉原本位于玄离界,是太玄星系内极为有名,又极为危险的一个秘境。

冷御天七次进入玄离界,最终斩杀守护洛天秘银矿的银月天鹤,把整条洛天秘银矿带回了玄黄仙朝。

洛天秘银是炼制顶级仙器、神器必用的材料之一,用洛天秘银在法宝内部刻画法阵,力量转换效果是最好的。

所以玄黄仙朝仅靠售卖洛天秘银矿,也能保证仙朝的基本运行,不至于发生仙朝财政崩溃,政权体系分崩离析的状况。

二是金魂矿,这条

矿脉储藏量并不多,但它足够珍贵。

仙境修炼者进入金仙境时,大多数会经历非常凶险的金仙劫。

很多人扛不住金仙劫,直接被劫雷劈散了元神,导致身死道消。

而金魂矿产出的金魂元晶,可以保证修炼者渡劫时,元神不会被劫雷劈散。

所以很多仙境修炼者,哪怕耗尽全部身家,也要买一枚金魂元晶备着,就当是给自己买一个保险。

这两大矿产,如今分别白极昼和夜月孤的人把控着,双方对这两个矿脉的管控权倒没争执什么。

唯独这三个矿脉,二人从政变掌权到今天,一直都争执不下。

谁都不愿意退让分毫。

这第三个矿产,就是“天悲泉”。

天悲泉之所以珍贵,在于它可以治疗元神伤势,修复神宫破损,并且它还能辅助修炼者明悟大道,加速凝聚源核。

一滴天悲泉,在太玄星系售价超千万神币,并且还是有价无市。

只要白极昼和夜月孤手中握着天悲矿,二人无论走到哪个仙朝,都会被人以礼相待。

整个天悲矿眼一年产出的天悲泉并不固定,所以这天悲矿究竟怎么分,白极昼和夜月孤一直没能商量出两人都满意的方案。

今天是玄黄仙朝一月一次的早朝例会。

当年冷御天执掌玄黄仙朝时,仙朝的早朝例会是每日举行一次。

现在能一个月举行一次,已经是文阁大宗师牧子翼努力维持的结果了。

不然依着他们二人现如今贪图逸乐的性子,一年也未必会有一次早朝例会。

文阁在太玄星系的各个仙朝之中,基本都有这么一个机构。

正常情况下,仙朝文阁只对仙帝负责,他们需要协助仙帝处理政务,替仙帝拟定政令,制定律法。

减轻仙帝的执政负担。

并且文武官员的日常升迁调任,功过绩考,也是由文阁在负责。

但是现在玄黄仙朝的文阁就只有一个作用,平衡白极昼和夜月孤之间的权力争斗,竭力维持玄黄仙朝的政权体系。

白极昼和夜月孤虽然武将,但他们也明白,没有文阁存在,玄黄仙朝要不了多久就得混乱到崩溃。

所以就算二人明知道牧子翼是全心全意忠于冷御天的死忠派,也依旧让牧子翼执掌着文阁。

玄黄仙宫,御天殿内。

文武大臣泾渭分明地站成两个方阵,左边隶属于“日派”,右边隶属于“月派”。

文阁官员也都分别站在两个方阵之中,只有牧子翼一人站在大殿中间。

看上去孤零零的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御天殿正前方是一个九阶四方台,台上摆着的便是仙帝宝座。

白极昼和夜月孤终究没敢冒那天下之大不韪,直接去坐那仙帝宝座。

二人在仙帝宝座前面各自安了一张椅子,并排而坐。

牧子翼对白极昼和夜月孤非常的不满,但无奈仙帝“冷御天”鲜少现身,一现身说的就是一切以“日帅”、“月帅”的意见为主。

久而久之,牧子翼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满,竭力维持着玄黄仙朝的运转。

御天仙帝有朝一日能重现圣明,清

除奸臣,拨乱反正。

这是牧子翼此生最后的心愿。

不过牧子翼坚持到今天,心里这点儿期盼差不多快要绝望了。

在牧子翼的心里,今天是他最后一次主持朝会。

一会儿朝会即将结束的时候,牧子翼会当着玄黄仙朝所有官员的面,告老请辞。

他累了,不想再继续坚持下去了。

也许让玄黄仙朝直接崩溃,然后破而后立,才是这个仙朝唯一的出路吧。

朝会上,两派官员再度挑起天悲泉管理权归属问题。

双方争执不休,一度险些在大殿中打起来。

最终白极昼看不下去了,怒声喝道:“够了!所有人都住嘴!”

大殿内的群臣立刻安静下来。

月派的官员偷偷观察夜月孤的表现,见夜月孤没有说话,他们便重新站回自己的方阵内了。

白极昼有些不耐烦道:“就凭你们七嘴八舌的吵,能吵出什么结果来?

今天的朝会就到此为止,天悲泉管理权的归属问题,本帅自然会被月帅好好商议出一个结果来的。”

“退朝!”

白极昼说完这句话,当即起身准备离开。

此时牧子翼沉声喊道:“各位请等一等!”

大殿内所有官员都停了一下,就连白极昼和夜月孤也重新坐回到了座椅上。

夜月孤态度比较温和地问牧子翼:“牧大宗师还有事?”

牧子翼深吸一口气,高声道:“我老了,想要辞去文阁大宗师之位,回家陪伴妻儿。

我主意已定,各位也不必相劝。”

论地位,论资历,论官衔品级,牧子翼比白极昼和夜月孤只高不低。

所以他说话用的不是商量的口吻,而是态度坚定的陈述语气。

牧子翼说完,抬头看向仙帝宝座上面,那块“御天无极”的金匾。

他心中没由来的一悲,随后红着眼眶冲着那金匾行了一礼。

礼毕,牧子翼转身准备走出御天殿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御天殿外走进来五个人。

打头的正是御天仙帝——冷御天!

冷御天身后,分别跟着的是冷若曦、萧凤梧、萧天南以及星帅。

牧子翼呆住了,他震惊地看着冷御天,口中喃喃叫道:“陛下?殿下?星帅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牧子翼看到冷御天的一刹那,心里就笃定地觉得,真正的仙帝陛下回来了。

他本就泛红的眼眶,瞬间流下了两行清泪。

牧子翼颤声叫道:“老臣牧子翼,参见陛下!”

牧子翼正准备下跪,冷御天身形一闪便到了他面前,他伸手扶住牧子翼,柔声笑道:“子翼,本帝需要你,玄黄仙朝需要你,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撂挑子啊。”

牧子翼老泪纵横,一时间哭得像个过万岁的孩子。

确定了!

就是这种感觉!

牧子翼无比地确定,先前他见到的冷御天是假的,眼前的冷御天,才是那个睿智圣明的御天仙帝!

牧子翼高声喊道:“老臣愿为陛下,愿为仙朝,愿为天下黎民百姓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  

  。
为您推荐